<acronym id='d5m8j'><em id='d5m8j'></em><td id='d5m8j'><div id='d5m8j'></div></td></acronym><address id='d5m8j'><big id='d5m8j'><big id='d5m8j'></big><legend id='d5m8j'></legend></big></address>

      <code id='d5m8j'><strong id='d5m8j'></strong></code>
    1. <i id='d5m8j'><div id='d5m8j'><ins id='d5m8j'></ins></div></i>

        <span id='d5m8j'></span>
        <ins id='d5m8j'></ins>

        1. <dl id='d5m8j'></dl>

            <fieldset id='d5m8j'></fieldset>

            <i id='d5m8j'></i>

          1. <tr id='d5m8j'><strong id='d5m8j'></strong><small id='d5m8j'></small><button id='d5m8j'></button><li id='d5m8j'><noscript id='d5m8j'><big id='d5m8j'></big><dt id='d5m8j'></dt></noscript></li></tr><ol id='d5m8j'><table id='d5m8j'><blockquote id='d5m8j'><tbody id='d5m8j'></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d5m8j'></u><kbd id='d5m8j'><kbd id='d5m8j'></kbd></kbd>
          2. 恐怖控心術

            • 时间:
            • 浏览:11
            • 来源:超碰免费碰免费视频_超碰免费视频97_超碰免费视频caopoom9

            1.異常
                我叫周月,大學畢生後遇到現在的男友杜然。杜然在一傢外企工作,收入不菲。在他的要求下,我沒有出去找工作,而是留在傢裡專門照顧他,做起瞭一名“全職女友”。
                我們沒有結婚,原因是我的傢人不同意我們在一起。現在的我,已經不願再去回想那段不愉快的經歷。我決然地搬來和杜然住在瞭一起,幾乎已經忘記瞭傢人的模樣。
                我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這麼愛這個男人,我不喜歡出門,不喜歡逛街,不喜歡交友,每天要做的事,就是呆在傢裡等他。
                而他也深愛著我,他會親手做飯給我吃,菜是他每天下班順道買回來的。有時,他還會給我送首飾、化妝品和新衣服之類的東西。
                我曾經以為,我會這樣被他寵著幸福地過一輩子。可是最近,我發現杜然變得有些異常。他回傢比以前要晚r,行蹤顯得有些神秘,似乎有什麼事瞞著我,對我的態度也有些敷衍,今晚又是這樣。我決定問問他。
                “杜然,你最近怎麼瞭?每天都晚回一個多小時。”
                他定定地看著我,好一會兒,終於說:“周月,我發現最近有人在跟蹤我,好像是……你哥哥。”
                我一下子緊張起來:“他是不是發現瞭什麼?”
                “我不知道,我沒和他正面接觸,怕露出破綻,於是故意在路上跟他兜圈子,想辦法甩開他!他應該……沒發現咱們的住處。”
                盡管如此,我的心頭仍然掠過一絲不安。我隱隱覺得,我平靜的生活可能會因此而改變。
                夜深瞭,杜然已經睡去,可我睡意全無。我摸索著,從枕頭底下又拿出那張照片,懷著一種異樣的心情看著。照片裡,一個妙齡女子滿身血污靠在浴缸中,她歪著腦袋,披散著頭發,兩眼呆滯地望著鏡頭,那樣子有一種說不出的詭異。
                那個人是我。半年來,這張照片一直在提醒我一件事——我已經是個死人瞭。
                2.死亡
                半年前,在我住進杜然的房子後,為瞭讓傢人徹底斷絕找我的想法,我和杜然導演瞭一場假死的戲。我偽裝在浴缸割腕自殺,並通過手機拍下照片,和事先拍好的遺書的照片,一同發佈到網絡上。
                當然,這都是杜然的主意。我的父母遠在千裡之外,但我哥周宏恰巧在益陽一傢制藥廠工作,因此,照顧比他小五歲的妹妹,成瞭他的責任。
                他時不時來學校看我。他很不喜歡杜然,所以,我大學一畢業,他就把我接到瞭他所住的吉祥小區。我知道,他是不放心我,想把我看管起來。
                “你不見瞭,你哥第一個懷疑的人,肯定是我。”來到杜然傢的第一天,他摟著因為緊張而瑟瑟發抖的我說,“周月,我要我們永遠在一起。”
                然後,我們有瞭上面那個主意。
                後面的事出乎意料的順利。我哥很快報瞭警,我在電視卜看到瞭自己失蹤並“自殺身亡”的消息。我哥、警察以及我的朋友在找我一段時間毫無結果後,逐漸放棄瞭行動。我的生活歸於平靜。
                那段時間,我一次也不敢出門,以至於後來越來越不願意出門。
                因為,在大傢心目中,我已是個“死人”。我像是進入瞭一個死胡同,被死亡的陰影籠罩著,再也走不出來瞭。
                “周月,有時想想挺對不住你的,這樣的身份對你不公平。我會想個辦法,讓你重獲新生。”幾天前,杜然對我說。
                夜很靜,淡淡的月光透過窗欞灑進來。我收回思緒,把照片放回原處,披衣輕輕下瞭地,走向那扇窗,打算透透氣。
                這扇窗平時很少打開,我推瞭幾下才打開。借著月光,我突然看到一個人影在外而徘徊。我一下想起瞭杜然的話,正要關窗,那個人已經沖瞭過來!
                那是一個陌生的女子,她的臉清秀中透著憔悴,被披散的頭發半遮著,顯得楚楚可憐。但她的眼神有些怪異,偏執裡透著瘋狂。
                “……不要,不要扔下我!你說過不會扔下我的,對不對……”她沖我大叫著,同時伸長枯竹似的手,在空中不停地抓撓。
                我嚇得尖叫一聲,同時向後倒退。杜然被驚醒瞭,他跳下床,沖瞭上來,一把關上瞭窗戶。
                “她怎麼瞭?看樣子像個瘋子啊!”我驚惶地說。
                “嗯。我聽人說起過這個女人,據說是被老公甩瞭,後來變瘋的……”杜然一臉復雜的表情,“周月,或許,我們該搬傢瞭。”

             

            猜你喜欢

            秀娘

               這是一個非常悲傷的故事。   這個故事發生在九十年代瞭,那時候全國正在全面搞計劃生育,抓的特別嚴。城裡人隻準生

            2020-05-27

            首飾盒裡的哭聲

            周五的時候,李慶宏接到瞭一個來自新華律師事務所的電話。電話裡賈承中律師說,洪玉的姨婆去世瞭,遺囑裡提到洪玉,所以需要洪玉和丈夫李慶宏在周日去一趟律師事務所,取那筆遺產。李慶宏回

            2020-05-27

            恐怖的鬼故事:聆聽死亡的聲音

            韓都燒烤城裡,靠窗的一張餐桌的四周,圍坐著一群年輕人。今天是霍少銘的生日,哥幾個都籠罩在一片歡快的氣氛之中。一米陽光穿過窗玻璃,撲在瞭這些充滿朝氣蓬勃的臉上,同時也為戶外凜冽的

            2020-05-27

            醫院鬼故事:醫心

            某醫院,豪華病房內……“李先生你的心臟上的惡性腫瘤,如果不立刻進行手術,你絕撐不過三天!”雷醫生非常嚴肅認真的對李先生講著這

            2020-05-27

            鑄劍

              1  “季爺,這已經是第二具屍體瞭,同樣是被燒死的。”  手下薛灼在想上次季剛報告著死亡

            2020-0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