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e7dru'><strong id='e7dru'></strong></code>
    <ins id='e7dru'></ins>
  • <tr id='e7dru'><strong id='e7dru'></strong><small id='e7dru'></small><button id='e7dru'></button><li id='e7dru'><noscript id='e7dru'><big id='e7dru'></big><dt id='e7dru'></dt></noscript></li></tr><ol id='e7dru'><table id='e7dru'><blockquote id='e7dru'><tbody id='e7dru'></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e7dru'></u><kbd id='e7dru'><kbd id='e7dru'></kbd></kbd>
    1. <acronym id='e7dru'><em id='e7dru'></em><td id='e7dru'><div id='e7dru'></div></td></acronym><address id='e7dru'><big id='e7dru'><big id='e7dru'></big><legend id='e7dru'></legend></big></address><i id='e7dru'><div id='e7dru'><ins id='e7dru'></ins></div></i>
      <i id='e7dru'></i>

      <fieldset id='e7dru'></fieldset>

      1. <dl id='e7dru'></dl>

        <span id='e7dru'></span>

            吸血鬼獵人

            • 时间:
            • 浏览:4
            • 来源:超碰免费碰免费视频_超碰免费视频97_超碰免费视频caopoom9

            1.菜鳥

              范佩辛走入帝國大廈86層一間隱秘的辦公室,老喬伊從座椅後熱情地迎出來,大力擁抱他。

              “好久不見,老弟,還記得我說要為你準備一份特別的禮物嗎?”老喬伊邊說邊打開辦公室裡面一扇隱秘的大門,“喂,出來吧。”

              從裡面走出一個大約二十歲出頭的小夥子,有點靦腆,但眼睛卻神采奕奕。老喬伊聳聳肩,攤開雙手說:“老兄,看在我幫你賺足傭金的份兒上,你不介意幫我帶個學生吧?”

              “我才沒興趣教一隻菜鳥。”范佩辛露出不屑的神情。

              “相信我,他是我為你精挑細選出的好苗子。”老喬伊神神秘秘地壓低瞭聲音,“他身上具有血脈傳承的力量。如果能把他調教出來,我敢打賭,他會成為一個不遜色於你的好手。”

              傳說中,某些擁有遠古血脈傳承的傢族,每隔幾代,就會誕生出一名開啟天賦,擁有匪夷技能的天才。范佩辛心中一動,點燃一支雪茄,慢慢向年輕人走過去,傲慢地把一口白煙吐在他臉上:“告訴我你的名字,小菜鳥。”

              “我叫康柏,先生。”康柏忍不住咳嗽,卻仍是恭恭敬敬地回答。

              “康柏?”范佩辛挑挑眉,又問,“哪裡人?”

              “肯塔基,先生。”

              “傢裡還有什麼親人嗎?”

              “沒有瞭,我的父母都已經過世。”

              “哈!總算是有個好消息瞭!”老鳥終於難得地發出贊嘆,“親人是什麼?那就是牽掛。一個人一旦有瞭牽掛,總是不會舍得拼命。”

              范佩辛完全無視康柏的憤怒,轉過頭,沖著老喬伊喊:“最近有什麼輕松點的活嗎?”

              “寬街聽說有吸血鬼出沒,不過到現在為止,還沒聽說有人遇害,市政府出五百塊要求把他驅逐走。”

              “好吧,就是它瞭。跟我來,小菜鳥。”

              2.黑色交易

              夜幕降臨,老鳥帶著菜鳥行走在寬街擁擠的人群中。

              “我們必須盡快找到那隻吸血鬼,哪怕是遲上一秒,就有可能多一個人受到傷害。”康柏在一旁嚴肅地說。

              “其他人的死活和我們有什麼關系?這世界上每一秒鐘都有人死去。”范佩辛頭也不回地一邊說,一邊四下觀察。突然,他快步向一個賣烤肉餅的小攤走過去,對著那個健碩的大塊頭攤主和氣地笑瞭笑:“嗨,老兄,可以借一步說話嗎?”

              “對不起,我好像並不認識你。”攤主疑惑地皺起眉頭。

              “不要緊,相信我們很快就可以找到共同話題。”范佩辛嘻皮笑臉地摟住攤主的脖子,向旁邊陰暗的小巷子裡走去,康柏呆瞭呆,趕緊也隨後跟上。

              “為瞭節約彼此的時間,咱們就不要拐彎抹角瞭。”范佩辛摟著大塊頭親熱地說,“您瞧,最近寬街的治安越來越不好瞭,雖然受到襲擊的大多隻是些酒鬼、妓女之類,但數量多瞭,難免也會引起恐慌。所以,如果您願意換個地方覓食,可就幫瞭我大忙啦!”

              “什麼?覓……食?你到底在說什麼?”大塊頭像看瘋子一樣,警惕而又不安地看著范佩辛。

              “拜托,爽快點好嗎?我真沒什麼興趣跟你磨牙。”范佩辛的雙眉不悅地擰成一團,一拳打在攤主的小腹上,痛得他滿臉扭曲,像蝦米一樣蜷起身子。隨後范佩辛的右膝狠狠地頂上去,伴隨著“咔嗒”一下,明顯是鼻骨碎裂的響聲,攤主仰面踉蹌幾步,半張臉都血肉模糊地綻開瞭……

              “別打瞭!也許、也許你搞錯瞭!”康柏終於忍不住,奮力沖上前,費瞭好大的勁才把范佩辛拉開。

              “你是說……我搞錯瞭?”范佩辛喘幾口粗氣,故作疑惑地問,“那麼,麻煩你過來幫忙確認一下。”康柏不情不願地走過去。范佩辛伸出手,示意菜鳥拉自己起來。可菜鳥才伸出右手,就被范佩辛牢牢抓住,同時從腿上抽出軍刀,飛快地在上面割出個口子,血立即像泉水一樣從傷口湧瞭出來。

              “傳承遠古神秘種族的血液,對於吸血鬼來說,就像鴉片一樣難以抗拒。傳說,如果哪個吸血鬼能夠品嘗到一千個流淌著遠古血脈的人的鮮血,盜取對方的能力,那麼他將進化成為血之君王……”

              范佩辛低沉的聲音充滿瞭難以言喻的誘惑力。隻剩下半條命的大塊頭,全身都開始劇烈顫抖起來。忽然,他緊閉的眼睛驀地睜開,碧綠的眼眸中跳躍著熾烈的地獄之火,一張裂至耳根的血盆大口貪婪地向流血的手臂撲咬過來。

              康柏的手在眨眼之間變成瞭青銅的顏色,硬度絕對可以磕斷吸血鬼的滿口獠牙。隻是,老鳥的動作更快。吸血鬼的大嘴剛剛張開,就發現自己的口裡多瞭件硬硬的東西,那是柯爾特軍用左輪的槍管,槍機已經張開,處於隨時可以發射的狀態。

              “慢著!慢著!我想我們可以坐下來好好談談!”吸血鬼尖叫起來,眼眸裡閃耀著驚恐和哀求,“我發誓,我從來沒有殺過人。我留在寬街,隻是喜歡這裡的藝術氛圍。”

              范佩辛悠閑地吹起口哨:“哦,這樣多好!我們早就該這樣開誠佈公瞭。”

              “我可以立即離開寬街,不,我會立即離開這座城市!”

              “如果五分鐘前你這麼說,我會非常高興。不過現在……”

              吸血鬼一怔,隨即恍然大悟:“放心,我懂規矩的。”說著,他掏遍自己全身的口袋,把裡面的鈔票統統搜出來,哆嗦著捧在手心,范佩辛看瞭,卻隻是同情地搖頭。吸血鬼隻好咬咬牙,又心疼地摸出一隻金懷表。

              “我就隻有這麼多瞭。”他可憐巴巴地說。范佩辛欣然將手槍插回槍套,另一隻手則快速地接過鈔票和金表。吸血鬼連滾帶爬地沒入巷子深處的黑暗中。

              “你這樣做,太可恥瞭!”菜鳥親眼目睹這場黑色交易,臉漲得通紅。“市政府隻是雇我們驅逐他,並沒有要求要殺死他。”范佩辛漫不經心地解釋,隨手點瞭幾張鈔票遞給菜鳥。

              菜鳥的怒火可沒那麼容易被澆熄,他的身子因為憤怒而微微顫抖。范佩辛輕佻地微笑著,用一根手指挑起康柏的下巴:“人活在這世上,總得對一些東西妥協。既然如此,咱們幹嗎不把身段放得更低一些,為自己弄點兒好處呢?”

              “對不起,我想一個人靜一靜。”沉默半晌後,康柏低聲說。

              “去吧。”看著康柏的身影消失在巷子的另一頭,范佩辛臉上的微笑慢慢轉化成為訕笑和冷笑。哪怕是用腳趾頭想,他也知道這個菜鳥要去做什麼,不過他並不打算去阻止。年輕人總是要吃過虧後,才會懂得天高地厚。

            3.對決

              范佩辛轉身走出小巷,來到一個表演魔術的小攤子前。穿著破舊高帽的魔術師,臉上帶著誇張的表情,十根手指頭往虛空中彈奏起歡快的音樂,五六個小醜模樣的木偶,在音樂聲中翩翩起舞。

              這的確是一場精彩的表演,以范佩辛的眼力一下子就看出,這並不是普通的魔術,而是一種隔空操縱的血脈技能。

              “查理真是老瞭,表演越來越退步。記得以前,他至少可以操縱二十個木偶舞蹈……”幾個觀眾的竊竊私語,隨風飄進范佩辛的耳朵裡。他的笑容凝住,眼皮飛快地眨動幾下。“媽的。”他喃喃地輕罵一聲,然後猛地一跺腳放聲大罵,“真他媽的!”

              在擁有傳承遠古血脈的傢族中,性格越是偏激執拗的後代,就越是容易激發出血脈中含藏的力量。“我隻是喜歡寬街的藝術氛圍。”那個吸血鬼曾這樣說過。他當然會喜歡寬街,因為除瞭瘋人院,寬街龐大的落魄藝術傢群體,是最容易產生偏執狂的肥沃田地。他小心翼翼地接近那些剛剛激發出血脈力量的傳承者,每次隻吸取他們身上一點點的鮮血。在沒有引起人們重視之前,他已經通過這種獵食手段,竊取瞭無數傳承者的奇異能力。

              “希望我是錯的。”范佩辛一邊快步趕往小巷,一邊這樣祈禱。如果一切真的如他所猜想,那麼剛才那個吸血鬼,絕不會像他剛剛表現出的那樣軟弱和無能!才踏入小巷,陡然間,“轟”的一聲巨響,巷子的一側磚石飛崩。一個人影直接從那邊撞飛瞭過來,重重倒在地下。倒黴的血脈傳承者,雖然擁有將肌膚青銅化的特殊能力,但在吸血鬼猶如鬼魅的快捷身形下,隻能挨打卻沒有任何的還手能力。

              “嗨,住手,老兄!”范佩辛大叫。受到幹擾的捕食者回頭看瞭他一眼,身體像獵豹一樣靈巧地躍起,急速拉近與范佩辛的距離。范佩辛的雙眼輕輕瞇瞭起來,當那隻吸血鬼的拳頭快要碰觸到他的臉時,他忽然以左腳跟為軸,畫瞭個半圓,轉到吸血鬼的身後。同時右腳鞋尖彈出一截刀片,迅速戳向吸血鬼的腳踝。鋒利的刀片劃過吸血鬼的腳筋,感覺卻像切割到一塊幹枯的老樹皮上。枯幹的筋絡先是收緊,然後一跳,刀片順著對方的肌肉而滑開,范佩辛幾乎站立不穩。

              吸血鬼抓住時機,腳一蹬地再次返身向范佩辛逼進,他一手抬起擋住范佩辛左臂的倉促攻擊,再一腳把他踢得踉蹌倒退。不過趁著這個機會,范佩辛終於騰出空掏出瞭他的柯爾特。吸血鬼優雅的身影慢慢地從煙霧裡浮現出來,看到范佩辛的手槍時,他眉毛跳瞭一跳:“該死!是你們先不講規矩死纏爛打。”

              “別這麼說,這隻是個誤會。”范佩辛微笑著把槍口放低,攤開雙手,“這小子是個菜鳥,你知道菜鳥總是比較容易沖動的。”

              “嗨,你可不能就這樣放過他!”搞不清楚狀況的康柏大聲喊道,“這傢夥吸瞭很多血脈傳承者的血,可能用不瞭多久就會進化成血之君王,到時候就沒人能對付得瞭他瞭。”但回答他的卻是一記狠踹。

              “我們講和吧,這種無謂的戰鬥,對雙方都沒有任何好處。”范佩辛一邊吸著涼氣一邊提議。

              “怎麼會沒有好處呢?隻要幹掉你們,吸光地上那個小夥子的血,我就可以再次進化。你最好別懷疑我的能力。”

              “沒錯,你的確很強。”范佩辛承認,不過也不忘記提醒他,“但是,你敢肆無忌憚地,在這座全世界最大、人口最多的城市裡,釋放你的全部威能來對付我們嗎?”

              吸血鬼有些憂豫瞭,作為一種害怕陽光,有致命弱點的生物,低調才是生存的王道:“你能確保,絕不再向任何人提起今天的事?”

              “當然可以!我可以用我祖母的名義發誓!”范佩辛把槍扔到地下以示誠意。

              兩人握手成交,但兩隻手即將接觸的瞬間,清脆的金屬交擊聲陡然間響瞭起來,漆黑的巷子裡,軍刀與吸血鬼的利爪拉出的火花形成瞭長長的光路。兩道身影不斷交錯拼殺,一時間令菜鳥眼花繚亂。

              吸血鬼輕松閃過當胸刺來的一刀,下意識一拳將范佩辛打飛。范佩辛在地下翻瞭幾個跟頭,恰好落在剛才扔掉的柯爾特邊上。他順手抄起手槍,將彈膛裡的子彈在第一時間全數傾泄出去。銀制的子彈在吸血鬼的四肢、胸口,掀起片片血花。但吸血鬼的肌肉蠕動著,傷口很快愈合恢復,一步步向范佩辛逼來。

              范佩辛掏出身上所有的手榴彈、煙霧彈、閃光彈,以及其他能從他身上摸出的任何大威力武器,一股腦向吸血鬼丟去。然後一把把康柏從地上拉瞭起來,飛快沖出小巷,融入密集的人流中。

              4.死戰

              這時,天空中忽然傳來一陣細微尖銳的聲音。這異響逐漸變得越來越大,如同潮水一般沖擊著所有人的耳膜。

              范佩辛拉著康柏飛快地躲進一間看起來很結實的屋子裡,他透過窗戶向聲音傳來的地方望去,才發現寬街的上空,已經佈滿瞭密密麻麻的蝙蝠,吸血鬼撲著長長的黑翅,從蝙蝠群裡鉆出,發出嗜血的狂笑,他的身形在空中留下一道長長的殘影,所到之處都是一片血雨紛飛。

              跟隨著吸血鬼發動攻擊的還有他召喚而來的蝙蝠,數以萬計的蝙蝠不顧性命瘋狂地朝人群發動攻擊。人們為瞭躲避攻擊自相踐踏,場面混亂不堪。

              “該死……”范佩辛咒罵道。這一刻,吸血鬼展現出來的實力和瘋狂,令他也感到膽戰心驚。

              “我們必須盡快行動!人們需要我們的幫助!”康柏激動地大叫,但換來的,隻是一記響亮耳光。

              范佩辛的容忍已經到瞭極限,恨不得現在拿出一個包裹把這個菜鳥裝起來,再貼上郵票,然後寄回他那該死的西部老傢。

              “我們不是救世主!我和你都不是!”老鳥范佩辛氣勢洶洶地扼住康柏的脖子,把他頂到墻上,“聽著,別以為你所從事的是一件多麼高尚的工作,更別以為我們需要具備什麼偉大的情操。我們隻是一群苦力,就像清道夫或水管工那樣的苦力!富翁和政客拿出點小錢,雇我們清理掉令他們感到不悅的骯臟污垢,僅此而已。不要學大人物假惺惺的慈悲,那是有錢人才能有權享用的奢侈品,是他們用來掩蓋貪婪和罪過的假面具。對於我們這樣的小人物來說,生存才是頭號大事,哪怕像土狼那樣猥瑣卑微地生存。”

              這才是傳說中那個熱血、刺激,同時也不乏浪漫的吸血鬼獵手的真實生存狀態嗎?小菜鳥怔住瞭。他瞪著范佩辛,努力想從老鳥的神情中找到哪怕一絲說謊的證據。

              “回傢去吧,菜鳥,這座城市不是你夢想起飛的機場。”范佩辛慢慢地松開手指。康柏沉默瞭,身子也一點一點地佝僂下去。

            “也許現在不會,但以後你肯定會感激我的。”老鳥如是宣稱。

              忽然,老鳥看見康柏蜷縮的身子漸漸膨脹,彎曲的腰桿也慢慢挺直:“不得不承認,我是一個任性而不成熟的人。”康柏輕松地笑著說,“我想進城,於是就進瞭;我想做吸血鬼獵人,於是就做瞭。我總是如此,按照自己的心情,按照自己的想法過活。這樣,到我老瞭的時候,對我的兒子、孫子,講起當年的故事時,我才可以驕傲地宣稱,我曾經精彩地活過……”

              范佩辛覺得肺和胸腔火辣辣地灼痛,似乎連血管裡流淌的血液也因此變熱甚至沸騰。

              “不,你不會有那種機會的。隻要你走出這扇大門,必定會死在外面那條冰冷的寬街上。別用那種該死的目光看著我,我是不會陪你一起去發瘋的。”范佩辛板著臉說,瞳孔裡有幽幽的瑩光在跳躍。

              “好吧,也許我真沒那種機會瞭。但是,我至少可以對自己說,我沒有辜負自己,沒有辜負老天賦予的,每個人都僅有一次,一旦做出選擇就不可能再重來的生命。”說完,康柏邁著堅實的步伐,向大門口走去。

              “好吧。永別瞭,你這隻該死的菜鳥!”范佩辛再次大罵。不單是因為菜鳥出人意料的愚蠢行為,更是因為他驚恐地發現,自己身體內部沉寂已久的某種東西,竟然在這一刻蠢蠢欲動,讓他抑制不住地戰栗不休。

              這年頭,比擁有良心更糟糕的,莫過於隻將良心讓狗啃掉一大半,卻把剩下的一小半吝嗇地藏好,掩埋在胸腔自以為永不會觸及的最深處!

              “這隻幼稚的菜鳥。”他忽然搖頭失笑。然後抽出腰問的左輪手槍,伸手慢慢打開面前那扇曾被他親手關閉的門……

              5.尾聲

              “我錯瞭,我不該把康柏交給你,真的不該。”老喬伊哀嘆,心疼得眼淚直掉。

              范佩辛聳聳肩,但這個簡單的動作,卻帶來一陣鉆心的疼痛──那隻該死的吸血鬼力量大得驚人,隻一拳就打斷瞭他的三根肋骨。

              “但他還活著,是我保住瞭他的小命,不是嗎?”

              “可他現在對我來說,還不如死瞭的好!斷瞭一條腿,全身多處骨折,好吧,這也就算瞭。最重要的是,他因為失血過多,喪失瞭血脈傳承的能力,變成瞭一個普通人!就算傷養好瞭,以後他也隻能返回西部去放馬!由於你的過失,使我損失瞭一個未來的好幫手,也葬送掉瞭一個優秀小夥子的前途!你該感到羞愧!”

              長久的沉默後,范佩辛的嘴角忽然鬼使神差般勾起一抹難以覺察的弧度:“就算葬送瞭他的前途,但是至少……至少他成功地保住瞭自己的良心。對於一個還沒來得及被這座城市釋放出來的廢氣所污染的小夥子來說,這是件好事,不是嗎?”

              “你這個冷酷狡猾的混球!”老喬伊先是狐疑地看著范佩辛,繼而仿佛想通瞭一般,親熱地罵道,“沒錯,一個具有血脈傳承力量的吸血鬼獵手,的確會對你現在擁有的地位造成威脅,那麼在他成長起來之前,就果斷地扼殺掉,哪怕名聲遭受點損失也不是不可接受。哈,老混球,你知道我最欣賞你哪一點嗎?就是這個!為瞭利益,可以不擇手段!”

              范佩辛臉上就這樣一直保持著剛才那種神秘的微笑,他信步走到窗邊,從帝國大廈頂層居高臨下地眺望腳下那些如工蟻般忙碌往來的人群車流,並為自己點燃瞭一支雪茄,吸瞭一口後,仿佛是自言自語地說:“我以前有沒有跟你說過,我在鄉下曾經有過一個女人。當然,我進城之後就把她給甩瞭。不過後來我聽人說,她為我生瞭個兒子。好像……”一縷白煙從范佩辛的鼻子裡噴出來,然後裊繞盤旋,籠罩在他的臉上,使人看不清他的表情,“好像也叫康柏。”

            猜你喜欢

            秀娘

               這是一個非常悲傷的故事。   這個故事發生在九十年代瞭,那時候全國正在全面搞計劃生育,抓的特別嚴。城裡人隻準生

            2020-05-27

            首飾盒裡的哭聲

            周五的時候,李慶宏接到瞭一個來自新華律師事務所的電話。電話裡賈承中律師說,洪玉的姨婆去世瞭,遺囑裡提到洪玉,所以需要洪玉和丈夫李慶宏在周日去一趟律師事務所,取那筆遺產。李慶宏回

            2020-05-27

            恐怖的鬼故事:聆聽死亡的聲音

            韓都燒烤城裡,靠窗的一張餐桌的四周,圍坐著一群年輕人。今天是霍少銘的生日,哥幾個都籠罩在一片歡快的氣氛之中。一米陽光穿過窗玻璃,撲在瞭這些充滿朝氣蓬勃的臉上,同時也為戶外凜冽的

            2020-05-27

            醫院鬼故事:醫心

            某醫院,豪華病房內……“李先生你的心臟上的惡性腫瘤,如果不立刻進行手術,你絕撐不過三天!”雷醫生非常嚴肅認真的對李先生講著這

            2020-05-27

            鑄劍

              1  “季爺,這已經是第二具屍體瞭,同樣是被燒死的。”  手下薛灼在想上次季剛報告著死亡

            2020-05-27